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编织过程中穿插一根横的篾条

编织过程中穿插一根横的篾条

更新时间:2017-08-09 15:07
浏览次数:
  一只小巧的油纸灯笼提在手里,玲珑剔透,惹人喜爱。直观上讲,灯笼由竹篾支撑、外糊一层丝纸,但是制作工序却远非这么简单,从浸竹、劈竹、削篾、制坯、编织到糊纸、写字、上油、晾干、配饰等,要经过十多道工序才能完成。近几年,广东汕头前美村的煌园油纸灯笼第五代传人陈跃东在传统基础上进行了创新,不但尺寸超大,而且形状也突破了常规。
 
  制作油纸灯笼的竹子都来自福建,一是地缘关系,取材方便,二是一定要选山上的竹子,韧性才够。竹子运回来后要放在水塘里浸泡两天,然后取出来劈竹,这可是个技术活,如何下刀,如何劈出大小合适的篾条,这都需要长时间实践,经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做到。“篾条尺寸没有数据量化,完全是按照传承下来的样式”,陈周茂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把篾条,只见它们宽1厘米多,长度从30厘米到三四米不等,每一根篾条都一样厚薄、一样光滑、一样柔韧,为了增加它的韧性,每根篾条都带有竹青,这个很难把握,多了太硬,少了太软;而且是竖削为主,其他品种的灯笼则是横削为主。
 
  编织时按照灯笼的尺寸定下篾条的数量和尺寸,“传统最小的灯笼高约20厘米,直径约10厘米,要用13 3 2根篾条,也就是一手三条,一共13手,然后折过来,所以再翻一个倍数。最大的灯笼高约60厘米,直径约64厘米,要用17 7 2根篾条。起坯有几种编法,比如3上3下,2上2下,还有冬瓜形的先2上2下后1上1下,多一根少一根都不行。”陈周茂说:“传统的古钱目样式,还要在编织过程中穿插一根横的篾条,起到支撑坚固灯笼的作用。编织过程中,要先罗一个口,再套到一个木模上,这样编出来的坯子才结实,造型才优美。”
 
  接下来就是糊纸了,别小看这一张纸,这是专门制作的丝纸,韧性很好。陈周茂撕下一条纸,揉成长条形,让新快报记者用双手抻拉,根本就拉不断,“自己熬制糨糊,把纸均匀地糊在外面,晾干后写字或者画画。晾干后,再刷上一层桐油,防潮防尘防虫。”
 
  去年5月,香港一家设计公司的刘先生经人介绍,找到陈跃东欲订制几个巨型油纸花瓶参加展览。“我看过对方发来的设计图样后就跟父亲商量,最后答应对方先试着制作一个4.5米 2.6米的油纸花瓶。制作巨型油纸花瓶,在“下底园灯笼制作历史”上从未有过。以前制作最大直径1米的灯笼,也不用搭内模具。而接手巨型油纸花瓶,首先要设计并制作内支撑的木模具,其次编制时要考虑到花瓶内外有多个不同弧度,竹篾也要考虑在不同距离上的厚薄、柔韧与花瓶弧度、力度之间的关联,所以每一根竹篾的削制十分耗时费工,这些技术上的细节要求已与传统样式灯笼大不一样。我们试编的第一个油纸花瓶就是因为细节处理不好,完工后一竖立起来就软趴了。”
 
  经历了第一次试编的失败,陈跃东与父亲总结经验、改良技艺,“我在一个小广场搭了一个13米 5米的大铁棚,几个人齐心协力编织,人要踩在梯子上才行,光模子就有300多斤重,拆模时要四五个人,进到里面拆才行。搭棚、起模,不算人工,成本就花了6万多元。”不过,终于制作成功一个5.5米 2.9米的油纸花瓶灯笼,看到从未有过的巨型花瓶经自己的双手一步步编成,陈跃东满怀信心地告诉客户刘先生:有能力完成6米高油纸花瓶的制作。此次担任“配角”的陈周茂(陈跃东父亲)说:“这次我主要是做竹料准备和编织的事,而与香港客户网上洽谈,花瓶内模具设计的事,我从来没做过。要不是跃东,接这单业务我心里真是没底。”同年9月,这几个超大规模的油纸灯笼运到北京参加一个大型展览,受到好评;紧接着第二批巨型油纸花瓶灯笼运到了美国。
 
  陈跃东的创新还在于“改写为画”,他为成都渔获节制作的灯笼上,以大鱼为图像,铺展在灯笼身上,而不是传统的写字。“另外,最近几年也制作了红粿桃形和葫芦形的油纸灯笼,每一次都要突破一些传统,试验出新的编织技法。”
 
  
相关推荐